[2015.08.11]回头无岸(粮食向/一发完结)

福地洞天:

回头无岸


 


*私设甚多,过往捏造。


*无CP。


*OOC,请慎入!


 


 


花果山上有棵老树,在孙悟空还没从石头缝儿里蹦出来的时候就已经长在那儿了。谁也不知道树根究竟往地下扎得有多深,只知道这棵树结的桃儿是整座山上最多最大还最甜的。孙悟空刚出石头那会儿是个懵懵懂懂的小傻猴儿,顺着山坡连滚带爬地就到了山涧里,又晕晕乎乎地窜到了这棵树底下,这辈子吃得第一个桃儿就是这棵树结的。


 


孙猴子对这棵老树有着一股非同寻常的感情,还没混成水帘洞里的美猴王时就喜欢在这棵树上歇息,还总爱绕着树根儿撒尿。后来这棵树越长越有参天之姿,美猴王更没少跟他的猴子猴孙们吹嘘说这都是他老孙日夜辛勤灌溉的功劳。


 


——那会儿的孙悟空做梦都想不到,有一天他会歇回这棵树的树枝上,而怀里躺着一个睡得口水横流的小和尚。


 


 


 


江流儿是这天下午到达花果山的,彼时孙大圣正在水帘洞里开宴会。当年他被如来一巴掌拍在五行山底下之后,天庭就把从花果山上捉的各路小妖怪给放回来了。本来十万天兵要捉拿的也就孙悟空一个,更何况他那帮跟班儿关在天庭里一点儿都不客气,天天要吃要喝,不给就组团闹腾,玉帝才不愿意没完没了地伺候这么一帮大爷。


 


七十二洞洞主敬酒,孙大圣自然不会拒绝,举着杯子刚把酒喝到嘴里,就听见外面催命似的一连串儿大圣,声音由远及近,他用脚趾头都能想象得出那小屁孩儿沿着山路飞奔过来的模样。大圣丝毫没有防备,惊得一口酒喷了正巧凑上来给他献桃的马猴将军一脸,也顾不上擦嘴,一边咳得上气不接下气一边踩着筋斗云飞出去接他的小祖宗。


 


赶在小家伙被地上的树枝绊倒之前揪住了他的衣领,孙大圣满肚子话还没来得及张嘴问,江流儿自己就先开了口。


 


“大大大大大圣!”小孩儿脸颊红彤彤的,兴奋得连话都说不顺,“观观观观观音菩菩菩萨——”


 


“闭嘴,深呼吸,三次。”孙大圣拉下脸。


 


小和尚乖乖照做,缓过气儿之后又开始叽叽喳喳。


 


“大圣!观音菩萨!我看到观音菩萨了!是观音菩萨把我送来的!”


 


听到观音菩萨四个字儿孙悟空的牙根儿忍不住一疼。别以为他不知道当初让二郎神来擒他就是观音出的馊主意,害得他战无不胜的历史就此终结不说,腿肚子上被哮天犬咬的一口疤到现在还留着呢。


 


“观音送你到这儿来干什么?”孙大圣一脸没好气。


 


“参禅。”


 


“…………”


 


参个鬼的禅。


 


孙悟空翻了个白眼,心想观音菩萨莫不是让她自个儿的净瓶浇了一脑袋甘露水,神志不清了吧。虽然他的花果山福地洞天,比世上任何一处地方都逍遥自在,可到底不是什么佛门圣地。参禅参禅,说得好听,谁知道观音这回又打的哪门子算盘,一声不吭地就把小家伙儿拎了过来扔到这儿,自己跑的倒挺快,这会儿已经连朵云彩都看不见了。


 


江流儿不知道孙悟空脑子里想的这些事儿,傻兮兮地笑了半天,最终还是没忍住一个飞扑上前抱住孙大圣,也不嫌锁子甲硌脸,来回蹭了好几下。


 


“大圣大圣!我好想你呀!”小和尚边蹭边嚷嚷。


 


孙悟空满肚子的疑问和不爽就像被戳了个窟窿似的唰啦一下漏没了。算起来距离上一次飞到长安城去看小家伙已经有一段时日了,要是今天江流儿没来,顶多再过两天,他也是要过去看看这孩子的。


 


——不过想你了这种话,孙大圣是绝对不会说的。


 


“……哼,你这个小屁孩儿啊。”


 


孙悟空笑起来,嘴上摆出十分嫌弃的语气,手掌心却轻轻柔柔地落在了小和尚的头顶。


 


***


 


江流儿说是来参禅的,还真就实实在在地打坐打到了晚上。孙悟空一开始让他在水帘洞里自己那把垫了三层软毛皮的石凳上打坐,谁知道小和尚连连摆手,死活不愿意。没办法,最后还是孙大圣毫无悬念地妥协了,带着江流儿去了自己情有独钟的那棵老桃树底下,捋平了一块儿草地,又拿金箍棒画了个圈,把一切牛鬼虫蛇都隔绝在外,连蚊子都甭想飞近,这才让小和尚坐了进去。


 


江流儿向来不是一个安安静静的小孩儿,还在五行山里的时候,孙悟空就没少被他吵得脑仁儿疼,更没少为了他提心吊胆。小和尚好奇心特别强烈,爱说爱笑,还喜欢扒高上低到处跑,碰上孙悟空这种能文能武的偶像级保姆,简直没了任何后顾之忧。


 


可就是这么一个闹腾的小屁孩儿,打起坐来能一个时辰不吭声也不动弹。


 


江流儿在树底下打坐参禅,孙悟空就在树上盯着他瞧。小和尚虽然不吭声也不动弹,可是脸上的表情一直在变,一会儿噘嘴一会儿又皱眉,明明还是个孩子,偏偏要端出一副老气横秋的大人模样。孙悟空看得直想笑,可又不敢真的笑出声,只好憋得浑身发抖,连屁股底下的树枝都跟着一起颤起来。


 


——啧,这小屁孩儿真是越来越可爱了。


 


***


 


猪八戒是在深夜被一群小猴儿给抬到这棵老树底下的,那会儿孙悟空正扯着披风给怀里睡着的江流儿当被子盖。


 


打完坐之后小和尚缠着孙大圣在花果山逛了一圈,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和孙大圣一样,都对花果山上的这棵老树最为中意,摘了树上好几个桃儿,吃完了还非要坐在树上看风景。


 


月亮升起来的时候,坐在树枝上看向花果山的水木总是别有一番滋味儿。从前孙悟空一个人在这儿看了无数次,可好像哪一次都没有江流儿陪着他的这天看到的风景漂亮。不过小孩儿到底是小孩儿,没多久功夫就困得连眼睛都睁不开了。夜风不急不缓地吹着,比睡在水帘洞里舒服,孙悟空索性不回洞了,坐上自己以前时常光顾的那根粗壮的树枝,靠着树干,把江流儿抱在怀里,打算就这么过夜。


 


还没等他合上眼,自家的将军就悄声来报,说是在半山腰发现有一只猪妖擅闯花果山。孙悟空隔着老远听见有个熟悉的声音在喊猴子,眯着眼睛坏笑了一会儿,这才慢条斯理地吩咐说,给我抬过来。


 


“臭猴子,你故意的。”


 


猪八戒好不容易从一群毛茸茸的猴爪子里脱身,抬头就看见猴大王坐在树上笑得正高兴。


 


“哎呀,原来是老猪,我还想着是谁这么大胆敢夜闯我花果山,招待不周你别介意啊。”孙悟空一脸诚恳。


 


“得了吧,装什么呢,真当我第一天认识你不成。”猪八戒翻着白眼哼道。


 


从五行山碰上以来到现在已经过去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哪怕抛开这些不提,五百年前他还是天蓬元帅的时候就没少和这个齐天大圣打交道。孙悟空自然知道他不会信,本来也就是打算开个玩笑而已。他稍微坐直了身体,朝树下探了探。


 


“不闹了。老猪,你大晚上的跑来花果山是有什么事儿?”


 


“对对,是有事儿。”让他这么一打岔猪八戒险些忘了,“小师父在不在你这儿?”


 


孙悟空低头瞧了一眼怀里熟睡的江流儿。


 


“在呢。”


 


“我说你这臭猴子,把人带过来好歹也提前说一声。”


 


猪八戒松了口气,一屁股坐在地上开始数落孙猴子。当初灭了妖怪之后,他和孙悟空一路把江流儿他们送回了长安城,等到小和尚的伤差不多好全之后,孙悟空就回了花果山,时不时地会来看看俩孩子。猪八戒过去一直待在五行山那座破庙里,没有供品,也没什么过路人,天天饿肚子。他本想跟着孙悟空到花果山蹭吃蹭住的,没想到傻丫头的父母招他做家里的帮工,于是他便留在了长安城。这天晚饭过后,猪八戒带着傻丫头去找江流儿玩儿,到了寺庙里却四处找不到人影。猪八戒害怕小和尚别是又在后山上遇到了什么妖怪,急急忙忙地就来了花果山找孙悟空问问情况。


 


“本帅还以为小师父又让妖怪给捉去了呢。”


 


“这又不是我的错。”孙悟空不大乐意背黑锅,“是菩萨把这小屁孩儿给送来的。”


 


“菩萨?观音菩萨?”猪八戒一愣。


 


“嗯。”


 


“菩萨送小师父到你这儿来干嘛?”


 


“……参禅。”


 


猪八戒哼哧一声笑起来,两只耳朵颤巍巍地直抖。


 


——送小师父到猴子窝里来参禅,观音菩萨睡糊涂了吧。


 


许是他的声音有点儿大,江流儿似乎被吵到了,鼻子皱了皱,翻了个身。


 


“嘘……小点儿声,”孙大圣朝自己怀里一指,声音压得极低,“睡着呢。”


 


猪八戒捂住嘴点点头,想想好像也没什么要说的了,双手往脑后一放,舒舒服服地躺向草地。既然江流儿没事儿,时间又这么晚了,他打算先在花果山睡一觉,明天一早再回长安城。


 


——结果躺了大半天,半点儿睡意都没。


 


老猪咂咂嘴,寻思着是不是该起来摘个桃儿吃了再睡,睁开眼睛往树上看去。半个时辰前他就站在同一个位置跟孙猴子聊天,打算睡觉的时候也没挪地方,这会儿刚一睁眼就又瞧见了那只猴儿。


 


孙悟空没睡,安静地靠在树干上。月光从树叶缝隙间洒落,顺着他头顶两根威风的雉鸡翎滑下。他低着头,面容影影绰绰地藏匿在灰影里,看不真切,只有两只眼睛明亮又专注地瞧向自己怀里的位置。猪八戒看不见,但是他知道那儿躺着江流儿。


 


——老猪忽然就觉得,这只猴子浑身上下都透出一股子前所未见的温柔来。


 


 


 


猪八戒还记得五百年前的日子。


 


孙悟空自从封了齐天大圣之后便一直住在天上,平日里没什么事,闲得浑身能再长出一层毛儿来,于是就开始四处串门,广交朋友,好打发大把大把的时间。天蓬府邸离他的齐天府不远,因此大圣爷到天蓬元帅那里串门的次数就稍微多一点儿。


 


猪八戒没被孙悟空扔到凡间之前就是个不怎么喜欢干正经事儿的,两个闲出毛病的神仙一拍即合,搭伴结伙儿地开始了他们四处蹭吃蹭喝的日子。有一段时间俩人特别喜欢跑到广寒宫去讨桂花茶喝,嫦娥烦得都想放玉兔出来咬人,可惜没那个胆子——满天神仙里谁不知道那齐天大圣是个脾气大的。其实单单脾气大倒也没什么了不起,可那个猴子的本事比脾气还大。


 


齐天大圣在天庭里待了半年光景,把各路神仙欺压得苦不堪言,他自己丝毫不往心上放,笑嘻嘻地表示孙爷爷乐意,你们有什么怨言都给我憋回肚子里。


 


那时候的孙悟空谁都不放在眼里,猖狂不逊,放肆不羁。


 


 


 


江流儿睡觉一贯不算老实,偶尔还会踢被子。这天也不例外。小孩儿睡到半路,两只脚丫踢腾着就把搭在身上的披风踹开了。孙悟空一直守着他,看到这一幕无奈地摇摇头,伸手把披风又盖回到小孩儿身上。他刚掖好边边角角,就听到树底下窸窸窣窣地传上来一句轻笑。


 


“猴子,你好像变了不少呐。”


 


“……我说怎么没听见你打呼呢。”孙悟空把视线移到树下的猪脸上,“你刚才说什么?”


 


“我说你变了。”


 


“胡扯,俺老孙几百年来一直都长这样。”


 


“我不是说你样子变了——”老猪没控制好嗓门,被猴子瞪了一眼才反应过来,赶忙又压低声音,“我是说你……感觉变了。”


 


“啥玩意儿?”孙悟空没听明白。


 


“以前你老是一副唯我独尊的模样,现在嘛……眼里看得到别人了。”


 


要是五百年前有谁跟他说,有一天他会觉得孙猴子看起来挺温柔,猪八戒一定会活活笑死。可五百年后的现在,猪八戒倒真觉得这世上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


 


他歪头想了想,又补充一句。


 


“心里有牵挂了。”


 


***



你好像变了。


 


这句话孙悟空其实不是头一次听到。


 


自打出了五行山,碰上江流儿,好些事儿似乎都不像五百年前那样简单了。除了对着江流儿越来越没脾气之外,孙大圣倒不觉得自己有什么地方跟从前不一样。可是在旁人看来,他确确实实有哪里不一样了。


 


***


 


前阵子孙悟空带了江流儿去找小白龙一起玩儿,没想到半道上碰见了不知打哪儿回来的三坛海会大神李哪吒。江流儿坐在龙头上,最先瞧见三太子的身影,还没等孙悟空反应过来,小屁孩儿就已经扯着大嗓门喊了起来。


 


“哪吒姐姐——”


 


哪吒脚底的风火轮儿差点儿甩飞出去。


 


三坛海会大神活了两辈子,最痛恨的事情就是被认成姑娘,没有之一。哪吒眯起眼睛,打算仔细瞧瞧是哪个不要命的不仅把他认成了姑娘,还敢攀亲带故地喊姐姐——结果他一回身,入眼的是一条瑟瑟发抖的龙,龙犄角中间骑着个小光头,小光头身后还有一只猴儿。


 


哪吒被这奇妙的组合晃了眼,再定睛一瞧,嘿,这猴儿挺眼熟。


 


“孙悟空,五百年了,总算出来了?”三太子挑挑眉。


 


“手下败将,跟俺老孙讲话还不收敛收敛口气。”孙大圣一撇嘴。


 


哪吒正打算呛回去,视线一晃发现坐在龙犄角中间的那个小光头一脸震惊地盯着自己,还颤抖着伸出一只手来指指点点。


 


“哪吒姐姐……你怎么能不穿上衣……”


 


——孙大圣发誓他看见三太子本来还算正常的脸蛋儿霎时间阴云密布。


 


“谁是姐姐!老子是男的!男的!”哪吒大怒。


 


“咦?可是大圣说你是女的啊……”江流儿不解。


 


——孙大圣发誓他看见三太子的脸又黑了几分。


 


“孙——悟——空——”


 


孙大圣明显察觉到屁股底下的小白龙抖得更厉害了。说起来这天底下的龙似乎对李家这个三太子都有点儿怵得慌。他想起从前好像在哪路神仙那儿听过,说是哪吒还是个小屁孩儿的时候曾经抽了人家东海龙三太子的筋。


 


——那就难怪了,毕竟有心理阴影。


 


小白龙一抖,江流儿跟着也有点儿抖。孙悟空安抚地拍拍小白龙的背,又把江流儿的耳朵捂起来。


 


“咳……改天打成吗?”这话不能让江流儿听见。


 


“不成,今天我就要收拾你这泼猴儿。”哪吒瞪着眼。


 


“不成也得成。”孙大圣不耐烦了,“没瞧见今天我这儿带着孩子呢。”


 


听到这话哪吒倒是把摆好的架势收了收。三太子原本黑着的脸回晴了一点儿,像是看什么新奇玩意儿似的盯着孙悟空左看看右看看,末了捏着下巴阴森森地一笑。


 


“泼猴儿,你好像变了。”


 


这架最终没打。哪吒表示看在孩子的份儿上先不跟你计较,临走前还扔了个莲蓬给江流儿,让他剥莲子玩儿。


 


 


 


碰上哪吒之后过了一阵子,孙悟空到太白金星那儿喝酒,回来的时候路过南天门,看见千里眼和顺风耳凑在一起笑得直打颤。他好奇心一起,揪着俩天兵询问缘由。千里眼和顺风耳被他吓得不轻,一点儿不敢隐瞒,就说是正在看灌江口的显圣真君庙。


 


孙悟空闲着也是闲着,招了朵祥云就往灌江口去,刚到那儿就明白了俩天兵为什么笑。


 


天上地下都知道二郎神是个相当有个性的神仙,对着玉皇大帝都能听调不听宣,可这听调不听宣的显圣真君在面对自家宝贝妹妹的时候,那也是一个头两个大,根本没有办法。


 


那天孙悟空变成小虫子一飞进庙里,就看见杨戬家的小姑娘坐在她哥哥的位置上嚎啕大哭,而正主板着脸站在一旁,拿训练场上发号施令的口吻哄着小姑娘。孙大圣自打带过傻丫头之后就有点儿听不得孩子哭,瞧见杨婵越哭越厉害,大有淹了二郎庙的趋势,大圣憋不住了,现了真身出来,上去就朝着杨戬的肩上一拍。


 


“真君,孩子不能这么哄。”


 


“……你这泼猴怎的在此?”二郎神有点儿懵。


 


“不要纠结这种小问题。”孙大圣摆摆手。


 


杨婵还在哭,二郎神觉得自己的头隐隐疼了起来。他赞同孙悟空的说法,这会儿的确不该纠结这些小问题。


 


“你说,要怎么哄?”他听见孙悟空那句话了。


 


“这简单。你就给她当马骑,两圈儿之后保证她就不哭了。”


 


“……你是想让我出丑?”杨戬脸一黑。


 


“哪儿的话!”孙悟空挠挠脖子,有点儿着急,“小姑娘嗓子都快哭哑了,我这会儿跟你开玩笑干嘛。”


 


杨戬挑挑眉,上下打量了孙悟空一番。他还记得五百年前自己听调前去捉拿这只妖猴时,对方口无遮拦、张狂不已的模样。如今倒像收敛了一身的戾气,脸上的神色也确是在担心,半点儿不假。


 


“……泼猴儿,你似是变了。”显圣真君一笑,像是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儿,“你说这方法管用……莫不是经验之谈?”


 


——那天杨婵抽抽噎噎地看着自家哥哥和一只恼羞成怒的猴子从庙前打到庙后,越看越起劲儿,最后也就忘了哭了。


 


***


 


他们总说他好像变了。


 


然而五百年前就认识他的那些人,五百年后再见到他,似乎也变了不少。


 


***


 


傍晚江流儿打坐结束的时候有点儿闷闷不乐,孙悟空问他怎么了,小和尚耷拉着肩膀,说是菩萨把他送来时留给他四个字,让他好好参悟,可是他坐了快两个时辰也没明白那四个字是什么意思。孙大圣哂笑一声,心想你这小屁孩儿才多大点儿年纪,连佛经都没好好念几年呢,能参透才奇怪。观音说不准是在逗孩子玩儿。孙大圣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从树上跳到小和尚面前,瞧见他沮丧的样子,便顺嘴问了一句哪四个字。


 


“回头是岸。”


 


“…………”


 


“大圣,你说我参禅没参明白,菩萨不会怪罪我吧?”江流儿皱起一张小脸。


 


“不会。”


 


“真的吗?”


 


“真的。”


 


江流儿还是不愿意放弃。


 


“那……大圣,你知道什么叫‘回头是岸’吗?给我讲讲吧。”


 


孙悟空被小和尚问得一愣。


 


“……俺老孙上哪儿明白去。”


 


这四个字儿拿来问他着实有些讽刺。江流儿不知道,但是孙悟空记得清清楚楚。当年如来佛祖一掌翻下,隔着几重封印,他听见那老头说的最后一句话便是这四个字。


 


回头是岸。


 


五百年里他回了多少次头,何曾有一次望见彼岸?


 


山里的日子百无聊赖,时间每走一步都慢得让人难以忍受。他骂过,怨过,恨过,悔过,铁链依旧紧锁着,五行山纹丝不动。


 


回头又如何,依旧无岸。


 


 


 


树枝喀嚓响了一声,孙悟空回过神来。


 


猪八戒不知什么时候睡着了,鼾声如同打雷一般起起伏伏。江流儿又被吵得有些睡不安稳,在披风底下翻来覆去。孙大圣看看树底下那个,再看看怀里这个,无可奈何地笑笑,拔下一根毫毛来吹了一口气,两团白云似的棉花便飘飘悠悠地裹住了小孩儿的耳朵。


 


月光明亮而皎洁,照在小和尚睡得正香的面容上。


 


回到花果山以来,孙悟空总觉得有什么东西隐隐不一样了。起初他没往自己身上想,把一切原因都归在那不辨春秋无分昼夜的五百年上面。可是日子越长,他碰见的老熟人越多,这个解释似乎就越来越说不通了。那帮家伙皆挂着一脸高深笑意,看他的眼神就像是看一出换了唱法儿的好戏,点头颔首地,说他有什么地方变了。


 


孙悟空琢磨了好长时间也没弄明白,直到这一天,老猪眨巴眨巴眼睛,说,你心里有了牵挂了。


 


“大圣……我在这儿呢……”也不知道做着什么梦,江流儿含混不清地说了句梦话。


 


千百年来孙悟空不曾牵挂过什么。可到头来,就是这么一个麻烦到家的小和尚让他那颗向来无边无际的心从此有了牵挂。


 


沉默了一会儿,孙大圣低低笑起来。


 


“观音那老尼……”他说着,轻轻刮了刮江流儿的鼻子,“到底是让你参禅还是让俺老孙参禅。”


 


话是这么说,孙悟空心底却已是一片清明。


 


他记得很多事情。


 


比如那一天,五百年来无论他如何挣扎都纹丝不动的五行山封印发出断裂的巨响,轰然崩塌。他从碎石堆里爬起来,抖落满身尘埃,听到背后有铁链晃动的声响,回头望去;再比如后来,束缚着他的枷锁骤然破碎,遮天蔽日的混沌在金箍棒下发出最后的哀鸣。他站在山巅,听见背后传来一声熟悉的呼唤,回头望去——


 


 


佛曰:所见即岸。


 


======================================


FT:


 


昨天瞧见有位po主列了几个30题,其中一个就是「回头无岸」,因为没写CP向,也不是虐梗,所以就没有艾特原po,烦请见谅。


 


就是想写写心里有了牵挂的大圣。戴荃老师的《悟空》里那两句歌词唱道“叫一声佛祖 回头无岸/跪一人为师 生死无关”,我总想着,把一个人放在心里,当作彼岸,无论走到哪里,回头都能望见吧。就是这么回事儿。


 


文章最后只写了出场和结尾大圣的两次回头,至于影片中大圣总共为江流儿回了多少次头,各位,买张票再去看一次如何(拇指)


友情提示:两只手是不够用的,要带上脚趾头ww

评论
热度(195)

© Victor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