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雪

Mark&Eduardo

    他背对着他站在凌晨两点纽约某条没人经过的街道上,两个人在冷得要命的冬夜里都只穿着一套西装。

    "我爱你,wardo,"卷发的男人盯着眼前人的背影, "当我说对不起,我不是在指我在公司和你之间选择了公司,而是我选择了最坏的方式踢你出局。但这不意味着我不爱你。"

    "所有不可挽回的坏事都发生之后,我才意识到这一点,就像悲剧里那种荒诞的人生玩笑。我没有尝试联系你,因为我想你不可能为了我这样的人回头。我甚至连珍惜自己最好的朋友都做不到,又如何做到正确地爱你。"

  "我原本已经做好了为和你重新变成朋友等上一辈子的准备,我没有奢望更多。但最近发生的这一切让我意识到,即使我是个彻头彻尾的混蛋,依然被给予了足够多的幸运。我们还可以走的更远。"

   "wardo,我需要你,但你不需要为我停留。"
卷发的男人深吸了一口气,"我只需要你给我几个答案。比如,我能够追求你吗?从现在开始,让我试着去珍惜你,可以吗?"

良久的沉默。

  "你哪里需要我……其实从一开始就是我需要你更多。感情对商人来说是最危险的东西,而我已经很好的证明了这一点,有了终生难忘的教训。"背对着他的男人在苦笑。

  "他们以为我选择了新加坡,我实际上是逃到了新加坡,我想这样就能尽快走出这段可悲的感情。我的努力不是完全没有效果的,Mark,你不能就用这么几个月的时间,用他妈的几句话这么把它们毁掉。"男人微微转过身,露出泛红的眼角。卷发男人绷紧了唇线,像在等待宣判。

   男人很久都没说话,然后他低声咒骂了一句,像是自暴自弃。

  "我大概上辈子欠了你一个宇宙。不然这真的太不公平。"

  卷发男人像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紧紧盯着眼前人在昏黄的路灯下线条温柔的侧脸,想要开口确认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觉得心中像有烟花炸开,灼热,明艳,美好,令人震惊。

雪开始下。

   Mark把外套脱了下来撑在Eduardo的头顶,满足于这个近乎拥抱的姿势。看到对方不可置信且称得上是惊喜的眼神后低声说了一句话。接着他的爱人眼含泪水给了他一个明显来自快被冻僵了的人的吻,尽管他自己离变成一块冰也不远了。

【我何其有幸】 Mark在喘息的间隙想。

【无论多久,依然如此】Eduardo闭上了眼睛,把手环上了面前人的腰。

 

评论(3)
热度(18)
  1. ryeongVictoria 转载了此文字

© Victoria | Powered by LOFTER